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40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賀文][家教]蓮(6927)*悲文慎入-腐月的生日賀文



(6927)
 
 
不知道過了多久,啊,所謂的時間早在最初的那一刻起便不再在乎──在輪迴裡,在六道中。
 
 
 
已經進入中年,還如此迷信
迷信著美
 
如果說漫長的時間於他是無止境的,至少在記憶深處是的,在遙無止盡的光陰軌道中,他所經歷時光的或許對他而言已是中年。至少,他不想活那麼久,不想帶著他的六世記憶進入下個輪迴中,所以他允許自己在這方面的時間是人生的中年。
 
就算如止,他也無法掙脫追求美,這樣的藝術。
 
他深深愛戀著出淤泥而不染的蓮,因著六世的記憶,他明白這個世界是多麼骯髒不堪、多麼令他不齒,對於世間的厭惡就如同對黑手黨的憎恨,那椎心的疼他至今記憶猶新……
 
 
所以他恨,所以毀滅。
 
啊啊……他深信血染的人間將會將他所愛的蓮襯托的更為美麗。
他所追求的美,他的恨。
 
 
 
 
對此蓮池,我欲下跪
想起愛情已死了很久
 
他,六道骸,以為世間不會有人如蓮般的純潔,不是那種白紙的純白無瑕,那樣虛偽的純真,他不屑。他喜愛的是像蓮般的純潔。是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蓮,即使是在最骯髒、最噁心的黑暗中,了解黑暗卻不被影響,如蓮的人兒。
 
他以為他永遠不會遇到這樣的人。
但他錯了。
 
澤田綱吉,他厭惡憎恨的黑手黨,未來的教父、彭哥列的十代首領──
他從沒想過所要守護的人,他們的空。
 
 
他的愛情。
 
 
那個人膽小、懦弱,但令他驚訝的事,喔,難得的驚訝,這樣弱小的身體中,竟存在著他所尋找、他夢想的純潔。
在被那美麗如紅蓮的火焰淨化後…他明白他要什麼了。
 
他要他,澤田綱吉。
那世間唯一的白蓮、唯一的依戀。
 
他以為必死無疑的愛情又活了過來。
只是那時的他並不明白,只覺得驚豔和執著,執著那唯一的蓮,致死方休。
 
 
 
 
想起愛情
最初的煩惱,最後的玩具
 
他掬起西方罕見的紅蓮,別人總說彭哥列十代是血紅的玫瑰,但那染色的玫瑰又怎麼比的上他純潔的綱吉、親愛的彭哥列呢?
 
 
 
「親愛的彭哥列…我覺得紅蓮比玫瑰更適合你。」他輕柔的將褐色的柔髮拿到脣邊輕吻。
「阿阿…是嗎?吶、骸,你為什麼不叫我綱吉呢?」羞紅的臉蛋不滿的嘟起小嘴。
 
因為會失去控制的喲,親愛的綱吉。
 
眯起雙色的瞳,他勾起令人惡寒的笑容,無聲的訴說。
 
他給了紅蓮一個深情的吻。
 
───────────────────
 
 
六道骸十分煩惱,他所心儀的蓮兒竟被他人覬覦。
明明是他發現的、明明是他先看上的,明明…
 
是他先發覺的,是他發覺澤田綱吉,他們的天空是既純潔也是最黑暗的存在的。
 
 
黑暗,黑手黨的教父,染血的玫瑰。
純潔,白蓮般的人兒。
 
 
心中翻滾的不耐叫囂著殺戮、起鬨著要以鮮血來平息心中的怒火。
骸明白,唯有殺光所有接近綱吉的人,心中那不平的怨才會減少,但他也知道,這樣做只會令他所愛、所依戀的蓮離他遠去。
 
 
所以他只能以嬉笑的態度來掩蓋他的殺意,暫時的,把綱吉當玩具…
是的,玩具──最心愛、最鍾情的玩具。
 
 
他想,唯有把綱吉當作愛情的玩具,他才能忽略,忽略叫囂著鮮血的心。
即使他明白這場遊戲中除了綱吉沒有別人,玩具的唯一人選也只有他。
 
「吶、綱吉,當我的玩具可否?」最最心愛的、最無法割手讓人的玩具。
「我拒絕。如果只是玩具。」橙色的瞳透著認真和迷惘,因他們的主人不明白所愛戀的人謂何如此。
 
你不明白阿,綱吉,你只能是我的玩具。
不然我會控制不住內心的野獸喔。
 
 
雖然…
玩具=戀人=情人=唯一廝守的蓮
 
但綱吉終究是不明白。
即使他們相愛。
 
 
 
 
 
當黃昏來襲
許多靈魂便告別肉體
我卻拒絕遠行,我願在此
伴每一朵蓮
守小千世界,守住神秘
 
 
他以為他可以用剩下的所有時間和綱吉,他心愛的蓮,度過。
那怕是在這樣黑暗的環境、這個令他作嘔的地方,只要有他的蓮兒、他的綱吉、心愛的玩具在,他無所謂的,真的。
 
但命運總是這樣令人措手不及,這樣的…無情。
那人竟然在他去外地出s級任務時,在別的家族的計畫下,死亡。
 
死亡,如蓮花般的凋零。
 
 
在得知消息時,他知道六道骸將不復存在,過了好久好久,他才明白六世輪迴只為那人存在。
他嘶吼、他不滿,他心愛的蓮被別人給殺害。無情而冰冷的子彈藉這樣穿過他心愛的蓮的身上,就像是把他的心撕裂般。
 
 
他們膽敢這樣做,就等著瞧吧……
 
 
血腥而通往地獄的門會為他心愛的綱吉開啟,他們將會在他的怨氣和他的恨裡嚐到傷害他心愛的彭哥列的處罰──要知道,是他們親手打那唯一的、絕無僅有的鎖給丟棄…
 
他的綱吉、他的白蓮,他心頭的肉,被狠狠的撕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惡魔,你是惡魔!!」
「呵呵呵…到地獄去懺悔吧,喔不,你們不需要,因為你們根本沒資格。」
 
呵呵,愚蠢的黑手黨,用死亡來遏止我滅頂的疼吧!
 
 
毀滅吧!
殺-無-赦
全部消失。
 
 
他將化身為嗜血的修羅。
因在世界上將沒有真正的白蓮來制止他了…
除非他欲停下。
 
 
 
 
他知道六道骸的精神已死,在殺戒之後。
剩下的是什麼呢?如果說六世是為了綱吉而輪迴,那現在的他便是名符其實的殘骸。
 
他靜靜的坐在那,看著心愛的綱吉,在棺材裡靜靜的沉睡。
眼角是殘骸不該有的淚。
 
他只願守護他唯一的蓮、唯一愛情、唯一的…綱吉。
 
 
「你走吧,失去待在彭哥列理由的修羅,只會帶來毀滅。」
「我不能讓你將綱的心血化為烏有。」
 
 
啊啊…你懂什麼,阿爾柯巴雷諾。
沒有綱吉的我,什麼都不是,又何來的修羅之稱呢?
請你記住,我的一切都因鋼吉而活、而跳動。
在這裡的,只是六道的殘骸罷了。
 
 
風中有塵
有火藥味。需要拭淚,我的眼睛
 
 
 
吶,親愛的綱吉,你可以為我拭淚嗎?
 
 
 
 
 
 
 
 
END?
 
 
 
至蓮兒的綻放到凋謝,他猶如失根的浮萍,在世間流浪,尋找棲身的地方。
找不到、尋不著,他早明白自己的歸宿只在一人身上。
在世界的盡頭徘徊,流浪如吉普塞人找不到家。
 
 
他的時間被寂寞凍結。
一直到在挪威接到來自復活者,關於十年前的消息,融化。
 
 
 
「啊啊…十年前的小兔子來了。」
他無法停止手中的信,搖晃的頻率。
 
「吶,親愛的綱吉,請你……」
 
 
 
請你不要在離我而去。
 
 
他給了白蓮一個吻。
 
 
 
 
end。
 
 
 
 
 
晚來的賀文orz
啊阿!!!腐月大對不起(跪)
在你的生日我既然寫了悲文(囧)
而且綱吉寶貝沒出現幾次……
 
我很廢才,還請腐月多包含,雖然這篇既不是甜文也不是你要的配對……還是請你收下(雙手奉上)
 
希望你會喜歡(汗)
─────────────────
9/28
因為聽了朋友的建議進行部份修改。
希望會比較好囧。
 
***
斜線部分摘自-余光中<蓮的聯想>
 
以下是詩的全部:
 
已經進入中年,還如此迷信
迷信著美
對此蓮池,我欲下跪
想起愛情已死了很久
想起愛情
最初的煩惱,最後的玩具
想起西方,水仙也渴斃了
拜倫的墳上
為一隻死蟬,鴉在爭吵
戰爭不因為漢明威不在而停止
仍有人歡喜
在這種火光中寫日記
虛無成為流行的癌症
當黃昏來襲
許多靈魂便告別肉體
我卻拒絕遠行,我願在此
伴每一朵蓮
守小千世界,守住神秘
是以東方甚遠,東方甚近
心中有神
則蓮合為座,蓮疊如台
諾,葉何田田,蓮何翩翩
你可能想像
美在其中,神在其上
我在其側,我在其間,我是蜻蜓
風中有塵
有火藥味。需要拭淚,我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