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40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合本試閱]如果說,有一天 (片段試閱)

明年七月場本子『Tender love』試閱
 
 
 
【如果說,有一天】片段
 
 
 
當你執意要做善變的河流
我就只能
成為那遷移不定的湖了
 
 
而我並沒有忘記 每個月夜
我都在月光下記錄著水文的痕跡
爲的是好在千年之後
重回原處  等你
 
--席慕蓉<漂泊的湖>
 
 
 
 
 
  從冰牙一族回來後,學長已經恢復了泰半,那頭如火焰似的長髮也早已恢復成熟悉的銀白──似乎一切都未改變,又似乎、一切都變了。
 
 
……
 
  對於那天,所有模糊的臉和劇情,旅途上的記憶被拉得長遠,不堪記憶的負荷,好像所有事情都有個畫面,但卻不深刻,總是被模糊焦距似的相片。
 
  或許,他唯一印象最深切的,就是他和學長不知何時緊握的雙手吧?
 
……
 
 
  握緊學長的手,似乎是件很嚴重的事?
  褚冥漾摸摸自己的頭,不太能理解。
 
……
 
  一切似乎都在曖昧進行。
  明亮的粉色。
  溫暖。
 
  但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他的錯覺,這樣平和的一切,隱隱約約,總帶點……悲傷…呢?
 
  冥玥一臉凶狠的告訴他,他戀愛了
 
  跟誰戀愛呢?
  他真的不想明白。
 
 
  「什麼不想明白?」
 
 
  「有時間在這邊腦殘還不如去修個見鬼的戀愛學分!」
  「咦?那是什麼?學校有這門科目嗎?」
 
 
……
 
  她一直都覺得這兩個人應該在一起……這兩個人總是糾纏太久也牽扯太深,她實在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可以分開這兩個人彼此間深刻到令人無法忽略的羈絆。
 
  碧綠色的雙眸漾著柔柔的溫度,米可蕥喜歡這樣,她喜歡所有人都是快樂幸福,就算鬼族還沒消滅完全,但只要她的朋友家人快樂那就足夠。
 
……
 
 
  ……他必須要看到學長才能安心,就算是沉睡也好醒來更棒,只要他可以聽到對方的呼吸聲,內心就額外的踏實。也因為這樣,到後期學長根本就把他當抱枕一樣睡覺,同隊的人也見怪不怪了,畢竟自己常去看學長,那是某次被當作抱枕後的常態。
 
  可是,都回來了,學長的狀況早已穩定,但他的習慣卻還沒改回來。
 
……
 
 
  「……不要想太多。」
  難得沒有狠聲要他的學弟閉嘴,冰炎拉過褚冥漾將他帶到床邊,隨手拿起床頭櫃未看完的書籍就這樣坐在床的一端靠在床頭上閱讀。
  褚冥漾呆愣幾秒,便依照前幾晚的模式,上了床,爬到床的另一邊鑽進軟軟的棉被裡,拍拍帶來的枕頭,安置好後,緊緊倚著冰炎。
 
……
 
  「褚,」淡櫻色的薄唇吐出他的名字,褚冥漾感覺自己彷彿在這一刻被輕輕的電流擊了下,心裡酥酥麻麻的。
 
  「……如果說,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你要怎麼辦呢?」
  一字一字,像是撞在他的耳膜、他的心上。
 
……
 
  在潛意識裡,唯一能分開學長和他的只有死亡。
 
……
 
  「我不會主動離開,我會等你…所以你要趕快追上來。」
  「我會追上去!一定!絕對!」
 
  「……我相信你可以。」
 
 
……
 
  「對我來說,如果沒有學長,就沒有現在的我。」
  「我無法想像我的世界裡沒有學長。」
 
  「無論是不是愛情,學長對我很重要就是了。」
 
 
  「漾漾,我想,這就是愛情。」
  「我想你確實是愛著學長的。」
 
……
 
  「褚,你有看到冰炎嗎?」
 
  「可是他回來後一定會去找你,連你都沒有看到提早一天走的他……」
 
 
  「褚,如果說,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你會怎樣呢?」
 
  學長,你去哪裡了?
 
……
 
  「要快點回來喔,學長……我還沒有告訴你……」
 
……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學長連一點訊息都沒有留下,就消失了呢?
  他很不安,但內心卻隱約有個答案。
 
  只是,他不敢去細想。
 
……
 
 
  「賽塔……」
  「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賽塔的神情有瞬間些許的複雜,但隨即變回原來一般的沉靜,「殿下……他到了他該存在的地方。」
 
  精靈飄渺的聲音進了他的耳朵,褚冥漾愣愣的看著賽塔,無語。
  
 
……
 
  學長,你還是離開了嗎?
 
 
  「學長……」他低聲開口,有著濃濃的鼻音。
 
……
 
  「以吾妖師之名‧褚冥樣、以吾妖師之言,祈禱,願所有苦難遠去,以妖師之靈以命,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將在所有祈願下,所以有一切都將安好。
  
  闔上靈魂之窗,合掌,低聲乞求。
 
……
 
  「喲~小朋友們,停止你們的調查吧。」
  「小傢伙……你們口中的冰炎殿下,回去了。」
  
  「跟我來吧,小朋友,我想你是唯一一個有資格知道一切的人。」
  「而你們……別逼問小朋友,不該知道的事還是不要知道的比較好喔。」
 
  「……不然,忘了什麼可不是我們的問題了。」
 
……
 
 
  「漾漾小朋友,別想太多。」
  「他會回來的。」
 
 
……
 
  「希望學長能在那個時空平平安安的。」
  「學長,我很努力,請你等我……」就像他等待他的歸來一樣。
 
……
 
  到底是怎樣的感情,才能如此深刻的想念?
  就算不孤單,但他內心仍然缺了個洞。
  即使可以笑出來,可是在下一秒都可能流淚。
 
……
 
  『……精靈紀元……颯彌亞殿下因詛咒陷入昏迷,王將他送入秘境,從此沉睡,至今未醒。……』
 
 
  他呆站在那裏,久久無法回神。
 
 
……
 
  ……精靈的死去是絕對的沉眠。
 
……
 
  「褚,晚安。」
    
  --這世界為什麼如此冰冷。
  是他聾了才聽不到學長的聲音嗎?
  
……
 
 
  腦子裡一時間飛竄過許多畫面,全部都是學長,哪怕是背影、兇狠的表情、冷笑、皺眉、緊張,或是非常罕見溫柔的笑容,每一幕都讓他心臟緊緊的揪緊,緊緊的,快要窒息。
  撲通、撲通、撲、通。
 
……
 
  『褚……我以精靈之名祝福你,往後的世界會更加的遼闊,相信你自己,然後去開創未來,只有認可了自己,這個世界才會接受你。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用你自己的語言,去打開你往後的世界吧。』
 
  「…學……、長。」
 
  「褚,我回來了。」
 
  「嗚…啊--啊啊啊!!學長學長學、長!!
  
  「學、長……不要丟、下…我……」
  請你千萬不要死……拜託……
 
 
……
 
 
  「學長……」
  他看著沉睡的精靈,難以抑制不去哽咽出聲。
 
 
……
 
 
  To be coming…..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