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40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合本試閱]閉上眼的永恆(冰漾)(片段試閱)

閉上眼的永恆(冰漾)                        
 
 
 
  曾幾何時,他已經不敢再去妄想所謂的愛情。
  粉紅玫瑰色的夢,早在他升上大一那年,隨了逐漸枯萎的樹葉,在冰冷的秋風裡不斷的黯淡、再黯淡……
 
  那年,他閉上眼,清楚的明白──破碎的夢無法重來……
 
 

 


 
  「漾漾,隔壁的王阿姨跟我說你又婉拒別人家的姪女啦?」
  白鈴慈端了盤切好的水果走向客廳,她的兒女都在那裏待著看電視。聽到她的問句,被點名的小兒子轉過頭來看她。



 
…………


 
  「我管你!反正下禮拜六你死也要給我回來,你隔壁的王阿姨要介紹她嬸嬸的媳婦的弟弟的姊姊的妹妹的親家的姪女的女兒!聽到沒有,敢再用校務會議來塘塞,你就給我小心你的耳朵!」
  雙手插腰,褚家的實際當家一聲令下,她小兒子一點聲也不敢吭,只好艱難的點點頭。
  「是說,如果談不成也別怪我……」喏喏的說著,他無力的將頭轉回電視螢光幕上,思緒卻不知道飛去哪了。
 


 
 
…………



 
  「殿下應該不需要一直盯著我們符咒科老師看吧,這樣對他會是種壓力呢。」
  向前一步擋住颯彌亞熾熱的視線,白陵然難得的拿下溫和的面具,瞇著眼提醒對方。
 
  「然,我沒事。」還沒等得到Altlantis諸位的回應,身後的孩子就拉拉他的衣袖,從他的背後走了出來,「……請問,殿下有甚麼事嗎?」斂下眼,褚冥漾溫和的回應對方,聲音卻也是平淡無起伏的。
 
  「漾漾!你──」
  「──沒事,只是想,不知道過了幾年,你過得好不好……褚…學弟。」
 
  「──我過的很好……謝謝你的關心,學、…殿下。」依舊維持同樣的表情姿勢,但是聲音卻顫抖了些。
 
 
 
………


 
 
  他和她最後結婚了。
  兩年後,在六月的某一個午後,沒有別人,只有他們兩個,走進戶政事務所,簽字,蓋章,完成。
 



 
…………



 
  「父親……你和你口中的學長…到底…?」孩子的手裡拿著,是他升大一的那年的相片。
  看著孩子驚慌的問著他,褚冥漾苦笑。紹亞不笨,他大概從湘卿的死和喵喵、千冬歲的故事拼湊出一些端倪。
 
 

 
…………



 
  「父親,你在看甚麼呢?」
  「……沒看甚麼。」
  「只是…再想,過去。」
  
  
  「想……」
  想甚麼呢?
  他再度轉向落日,黃昏的落日,美麗的血色,輕輕壟罩在他身上,光芒柔柔的貼在他的臉上、唇上。
  ──就像曾經,學長的吻。
  他在懷念,那段對他而言是永恆的時刻。
 

 
 
  「學長……」
  輕輕的呼喊,但另一個人卻再也聽不見了。
 

 
 
………



 
  他老了,想睡了。
  「對不起……」
  
  不是相愛就能在一起,他們之間差得太多、太多。
  他累了,先走了。
 



 
…………



 
  「我被取做紹亞,紹,取自舅舅,而亞……颯彌亞殿下,你說呢?」
  「你能明白嗎………殿下,父親他始終愛著你。」



 
………
 


 
  褚走了,這個世界這也不會有褚的身影。
  這個世界再也不會有人向他的妖師學弟一樣…溫柔可愛到讓他無法放手。
 
  ──這個世界,沒有褚了。



 
………
 


 
  「學長,對不起,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