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40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點文]噗浪點文活動系列之一

  
※海的點文──『Lovely Puppy』(冰漾)※

要求:
漾漾和學長領養一隻黑色小狗的溫馨家庭劇!! 學長說小狗很像漾漾然後招致漾漾受到打擊的可愛閃光畫面(欸)
 
 
 
Lovely Puppy
 
 
 
 
  聽說,一起養寵物可以讓情侶的感情加溫。
  這是某黑袍在謎樣粉色雜誌上看到的一則資訊。
 
 
  「褚,限你三秒內給我過來!!!」
  「是!!!」
 
  一秒收好客廳桌上的書集、二秒抱著書籍跑回房間、三秒拿起收了手機錢包爆符傳輸陣的萬用包衝回某個腳打著節拍、抱胸等待得不耐煩的魔王兔子殿下房間。
 
  「學學學學學長長長我我我好了──」
  「呿。」一臉可惜。
  「學長你是甚麼意思打不到我很不開心嗎──」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字面也只有一個字吧老大──
 
  「痛!學長你不是人!!!」
  「你覺得我是嗎?」
 
  「……對不起我住嘴。」
  「呵。」
 
  承上述。
  於是褚冥漾只能無比哀怨的乖乖踏進閃得金光閃閃的傳送陣裡,然後內心一邊吐槽作者字彙太少只會閃閃閃、一邊哀怨自己十七年來的衰運就算遇到旁邊這位學長大神有所衰退,但一旦跟某黑袍有關,那命運大老就注定他被玩弄的結局。
 
  「再囉嗦我就把你種在黑館前。」
  ──學長,每次都用這個當作威脅不膩嗎?
 
  「喔?那你想種到哪裡?」將人拉到自己懷裡,壞心得在敏感的妖師小孩耳邊吹氣調戲。
  「……呃、床上?」床是軟的吧?至少不會痛……某耳朵紅得像蘋果的小孩如此想著。
  「這樣啊──你放心,褚,回去我就滿足你的心願。」
  「不、不用了啦!是說,學長你要帶我去哪了?」
  慌慌張張的掙脫出在這天氣非常溫熱的懷抱,紅著臉視線左右移動的黑髮妖師掃視四周,發現這裡是在他家附近的一個廣場。
  綠色草皮上有不少人遛著寵物,白金色的陽光下,炎熱的夏日之餘,更多是生氣蓬勃的感覺。
 
  他們出現在一個角落的樹蔭下,不知道怎樣,反正幾乎沒有人見到他們出現。轉過頭帶著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的學長,褚冥漾發現方才還在逗弄他的人已經換裝變身好在原世界的裝扮。
 
  黑髮、黑眼。
  潮T、牛仔褲。
 
  他該慶幸自己穿著的很正常,不然被人側目的話他一定會忍不住撞牆。
  畢竟自己可是百分百比每日C還要純正的地球人啊──                                    
 
  「靠!」
  「……學長,暴力是違法的啊。」這算甚麼?家庭暴力還是校園暴力?
  「你覺得呢?我想應該用家暴比較適合我們吧?」
  「……學長你再欺負我,我就要打113了。」
 
  「……如果你覺得有用的話。」
  已經變成黑髮黑眼的某人涼涼一笑,讓他旁邊矮他一個頭的少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不用了……我知道老大你是黑袍。」哭,除了想哭以外他還能做甚麼啊啊啊,這一點都不公平啊!!
 
 
* * *
 
  被自家學長拉到某個巨大的綠色商場附近,綠色的林道底端有著許多人潮聚集,不少人在那裡對著許多籠子交談著。
  「耶?學長你要……?」疑惑地偏過頭看著不發一語的戀人,看到對方因過多的人潮而微微皺眉,趕緊開口安撫,「領養流浪狗本來就不少人,學長這樣是好事吧。」握了握對方拉著自己的手,褚冥漾只祈禱等下最好不要發生甚麼驚天動地的事,免得老大生氣,受難的總是他啊……
  「只是你不要給我亂想有的沒的就好。」彈了對方額頭,看著那人想抱怨卻不敢抱怨得可憐兮兮樣,某人很無良地感到心情很好。
 
  「挑一隻,回去養。」
  主動將人帶到鐵籠旁邊,看著被鐵柵圍起的小狗們,冰炎看了很久,眼睛微微瞇起。
  「學長想養寵物?黑館可以養嗎?」
  蹲下來逗弄著圓滾滾的幼犬,褚冥漾看著眼前有點呆呆笨笨的小狗,心裡浮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他還記得小時候曾經因為看到路邊的被遺棄的幼犬而跟媽媽仰求希望能養一隻寵物,可是因為老爸過敏的緣故,家裡不能養,讓他那時候失望難過好久。
  好在最後那隻小狗被其他善心人士撿去了,想那時候天天跑去公園的角落跟狗玩,又因為自己倒楣的緣故受了不少傷,少不了老媽的痛罵而可憐兮兮的樣子,算是不太甜美卻刻骨銘心的記憶吧?
  「…已經跟賽塔提過了,你挑一隻吧。」
  看著雙眼已經冒著愛心、身邊冒著小花的學弟,某黑袍自己撇撇嘴沒多說甚麼,反正這位仁兄是絕對不會承認他在吃跟酒發酵過頭的那種液體。
  「怎麽會想養呢?」抱起一隻黑色圓滾滾的拉不拉多,邊搔著小小狗的下巴,蹲著的妖師不免偏過頭仰望著站著的男人,手中的小小狗也有樣學樣的偏著頭仰望。
 
  「……。
  被刺激到著混血精靈難得沒有馬上回答自家學弟的問題,只是摀著臉轉頭不去看那個散發著純真誘惑的臉蛋……和那人身邊意外跟他相像的小小狗。
  「學長?」
  「……別問。」
  忍不住拍了拍那人蓬鬆的頭髮,黑色細軟的髮絲滑過指縫間,帶起冰涼的觸感。
 
  「嗯?喔。」奇怪的撇了沉默的男人一眼,繼續拉開嘴角對著手中的小小狗綻放笑容。
  「吶,學長──就這隻吧,牠好可愛喔。」
  「咆嗚?」
  「要叫甚麼名字呢?」
 
  「褚,」盯著玩得極開心的一人一狗,某個被無視的獸王精靈還是精靈獸王忍不住開口。
  「幹嘛?」
 
 
  「……有沒有人說你很像小狗。」
 
  嗯,黑黑小小可愛可愛的,眼睛水潤水潤,相似度沒有九十也有八十九的九九九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學長你說甚麼啊啊啊啊────!!!」
  「咆嗚???汪~~」
 
  「我看很像啊,無論表情還是動作──」那個受到打擊的表情太像了。
  「我說褚,你要不要乾脆帶狗耳朵和尾巴算了──」一定很萌。
 
 
  「學長你不要開玩笑了啦!!!」
  「嗚?汪~~」小小的肉掌不斷揮舞著。
 
  「噗哧。」轉過頭憋笑。
  「狗狗不要叫了!你看學長都在笑了啦──」
  「咆嗚~~」
 
  ……
  …
 
  最後,一混血精靈、一人(妖師)、一狗,便熱熱鬧鬧地回到他們未來共同的家。
 
  ……是說,這一切都是某悶騷黑袍的陰謀吧。
  某個據說是他搭檔的紫袍默默下了一個結論。
  有狗孩子的和諧家庭?
  ……冰炎,算你狠。
  褚,你保重。
 
 
 

 
 
※流的點文──日常(冰漾)※

要求:
學長把漾漾抱在懷裡坐在沙發上一起看書。
 
 
 
日常
 
 
  「學長……」帶著剛洗好的沐浴乳香氣,手上拿著條半乾的毛巾擦著自己的髮尾,褚冥樣穿著一件大號襯衫走向在沙發上坐著、膝蓋上放置一本不太厚書籍的冰炎。
  「怎麼穿這樣?」
  伸手將來人拉到自己身邊坐下,熟練的接過毛巾細細的為對方擦起頭髮,力道不大,像是怕驚擾了昏昏欲睡的貓兒,手上的來回的擦拭顯得溫柔。
 
  「嗯……衣服全洗了,沒了,借學長的衣服穿……」頭頂上力道適宜的撫摸讓他昏昏欲睡,褚冥樣拿過對方膝上的書本擺在一側,卻驚異的發現這是本畫冊。
  頭枕在對方膝上讓對方擦拭,耳邊聽著低沉磁性著聲音,身子蜷縮在不小的沙發椅內,依偎著自己的戀人格外舒坦。半瞇著眼睛,褚冥漾的思緒依舊環繞在方才見到的畫冊上,那是他沒見過的,有些好奇,只是頭上溫柔的擦拭讓他不想思索太多。
  翻了身,讓對方清理自己的耳朵。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熟悉,是習慣。
 
  「……穿成這樣,是要誘惑我嗎?」
  直到聽到愛人這番說辭,才有些羞赧的皺著眉抬頭想要抗議。誰叫前些日子裡,戀人帶他出門闖盪解任,讓他大部分衣服破了壞了,就是剩下的衣服也絕對不適合睡前穿。
  「見鬼的誘惑……學長你真的很糟糕耶……」
  嘟囔幾句,他還記得回到黑館時和對方看著自己房間裡的衣櫃被不知明生物的口水濡濕的惡心景象,男人臉上的壞笑,心裡想來就一陣氣憤。
  「為什麼你的房間沒事?」帶點賭氣得拉著對方垂下來的火色髮絲,手中那縷頭髮明明看似溫熱,在他掌心卻是冰涼,有些壞心的扯著,直到看到男人的眉間折了些許痕跡。
  「這是人品問題。」
  「…………」
 
  瞪大眼睛看著對方寵溺神情裡的戲謔,他有種想要大叫世道不公的衝動,誰叫自家的學長總是堵的他說不出話來,讓他氣憤之餘卻不敢對對方動手動腳。
 
  如果有人敢跟他說妖師是黑暗種族,他就要告訴他精靈都是腹黑一族!!!
 
  「你覺得有人會信嗎?」
  「……唔!」
 
  男人放下手上的毛巾,手指輕撥著對方軟嫩的髮絲,和柔嫩的臉頰。看著少年臉上有氣卻不敢發的樣子,冰炎臉上有揚著好心情的笑容。
 
  「睏了?」
  「……有點,」撐著對方的膝爬了起來,「學長剛剛在看甚麼?」拉過了放置在另一側的書本,打開來,看見了蠟筆筆觸的插畫,上面寫著:
 


 
  『送給我們最愛的孩子,亞。』
  『生日快樂。』


 
 
  「咦……這是?」有些發愣地望著戀人溫和的表情,火紅如夕色的雙瞳裡面是懷念、是溫柔、是愛情……還有一些讓褚冥漾感到難受的哀傷。
 
  「在離開前……父親和母親送我的禮物。」溫柔地將表情有些難過的孩子摟進懷裡,他讓男孩坐在自己的腿上,讓他的頭靠在自己的頸邊,雙手環繞著孩子,讓男孩在自己與打開的畫冊中間待著。
 
  「這是我離開他們的時候,唯一能帶的東西。」
  他不能帶過去的東西與他一起離開,但這本畫冊,卻是時間之流對他唯一的寬恕。
 
  褚冥漾看著他的戀人,他的學長。
  是他們──是凡斯,他們的祖先讓他的戀人變成這樣,可是,在看過安地爾給他的記憶後,他卻無法真正安慰他的戀人,更不用說,他的種族變是讓戀人有了這般哀傷過去的兇手……何況,他還繼承……
 
  但他很清楚,那些多麼讓人悲傷的一切卻始於一場誤會。
 
  「再想甚麼?」鼻子被捏了下,「你不用想太多,很蠢。」男人哼了哼,神情有些不耐煩,但眼神和手上卻是溫柔的注視以及觸摸他的戀人。
 
  「跟我一起看吧。」
  打開第一頁,他對著懷裡有些愧疚有些無措的愛人說道。
 
 
  『亞,這是我的故事,在主神的關愛下,我想讓你知道──我與一生的好友與我的愛人,你的母親,是如何相遇、認識……』
  『親愛的亞,故事雖然不全是美好的,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和你父親是如此珍惜我們所經歷的一切。』
  『主神是寬容的,我的孩子,世上的所有都是有存在的理由……』
  『如果你願意,請看看,我們的友誼是如何從森林中開始,那天,陽光在主神的慈愛下,精靈與任何種族的相遇──』



 
   一開始,淺淺的三個人影。有時,是蠟筆的童稚筆觸,有時,卻也是細膩的素描。繪本裡沒有戰爭、沒有死亡,有的,只是離別和吵架,簡單的誤會,搞怪的相遇,知道最後,紅髮和銀髮懷裡,那個小小的身影。





 
  『你是主神給我們最寶貴的禮物。』
  『我們愛你,颯彌亞,我們的孩子。』


 
  「褚,我很高興……我能遇到你。」
  吻去了孩子眼角的淚水,在孩子額上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學長,你會很幸福哦!」噙著淚的眼睛彎成美好的弧度,櫻色的嘴唇如此祝福。
 
  『以褚冥漾之名祝福,薩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會永遠幸福、快樂。』
 
 
 
 
※月燕的點文──加班(冰漾)※

要求:就學長老是加班……然後某隻閨怨?
 

 
加班
 
 
 
  大概是人們休息的時候,說真的這個時段大概除了夜貓子會在電腦PUB各個不夜的地方廝殺熱鬧著外,整座城市應該會是非常得安靜。
  ──當然,那個前提是他在原世界的情況。
 
  在床上翻滾一圈,懷裡抱著的枕頭在臉頰上摩擦,褚冥漾知道其實自己的肉體已經很累了,精神甚麼得也是,大概只差一個訊息的傳遞,他的眼皮就會隨著萬分自然的重力乖乖垂下。想到這,褚冥漾用著埋怨得眼神瞪向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
……沒有消息。
 
  見鬼了那個男的在想甚麼,不是說過要早點回來嗎?他才不相信火星人不會爆肝,最好加班加到猛暴性肝炎死在任務裡,他絕對不會為對方守寡的。
  絕對!!!
 
  出任務也就算了,一次接個七八九十個算甚麼,連續任務搞個屁,他都只差沒拿著米納撕去死錢鬼那邊逼他把自己的戀人交出來了。那個死銀毛一搓紅還要他不要擔心──說到底,等待的又不是他,在家裡待著的又不是他,失眠的又不是他!!!
  自己小氣個半死不准他出長期任務也就算了,說甚麼不想回來看不到他,他就活該要在這裡乖乖等他嗎?
  死兔子、臭兔子!!!
  ──討厭的學長!!!!!!
  討厭死了啦……那個該死的披著精靈毛的禽獸。
 
  以著非常不想承認自己的心態跟那些閨怨詩裡的女性一樣的鴕鳥姿勢,褚冥漾,二十四歲,此時此刻無比哀愁中。
  ……剛剛那些暴走的話都是浮雲、浮雲!自家戀人如果在場他是絕對不敢想任何一個字眼的。
  他跟鞋底拳頭甚麼的一點都不相親相愛!
  他甚麼都沒有說,聽到的全都是幻覺、幻覺!!
 
  「我沒想到你的意見那麼多,褚。」
  「!!!」
  熟悉的聲音響起,讓待在床上還在滾動的一團被子停了下來。
  「嗯?裝死?還是裝睡?」
  男人邊走邊脫下黑袍,抓了抓髮將髮圈抽掉。
  「那麼晚了還不睡?真的想爆肝嗎?」
  將手上多餘的東西一把丟到遠處的椅背上,他在床旁坐在,嘴上念著,但表請非常溫柔。
  「……暴肝的是學長你啦!!」
 
  生氣地坐了起來──好吧,他其實沒膽生氣──褚冥漾微皺著沒看向對方,直到看到戀人臉上,旁人難以瞧見得疲累才軟了下來,有些心疼得伸出熟幫對方揉揉太陽穴。
  「很累?」
  「……還好。」感受到戀人溫柔的按壓,緊繃的神經鬆懈許多。
  「任務很困難?」
  「還好。」
  「……還好是怎樣?」不滿對方的回答,但是想到對方出任務出了那麼久都沒有休息,又忍不住心疼得為對方按摩肩膀。
  「不難,可是現在那個時節,所以很容易遇到……,如果不是那些……拖拖拉拉死都不肯離開,會提早回來的。」
  「至少跟我說一聲。」頓了頓,有些猶豫的樣子,「電話也好、簡訊也罷……你不告訴我,我會擔心。」
  聲音很細小,其實褚冥漾不喜歡自己這樣,他更想做的是衝到對方身邊把他拉回家。
  但他知道,對方已經很累了,說甚麼都只是增加對方的疲勞。                                                          
 
  他其實不用等待。
  但他的學長卻希望他待在這裡,為自己留盞燈。
 
  他很清楚對方對於家這個詞是多麼的眷戀,又是多麼想守候。
  所以他按壓下自己同性的那種想要往外發展的渴望,為那個人、那個辛苦工作的人,在家裡,留盞燈等候。
 
  探了口氣,褚冥漾發現在對方面前所有怒氣都無法發洩,或是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伸出雙臂,對那個在他們決定再一起時,力排眾議的人,給了一個擁抱。
  「……歡迎回家,亞。」
  柔柔地回抱,那個心疼他也讓他心疼的人。
  「我回來了。」
  「褚。」
 
 
END。
 
  「下次,我要跟你一起出任務。」                  
  「……好。」
 
  雙手握在一起,肩靠著肩一起進入夢鄉。
 
 
 


 
※冷的點文──眠(冰漾)※

要求:想要看學長窩在漾漾胸膛睡覺的樣子。

 

 


 
  雨天,正好眠。
  不知道是原世界誰說的話。
 
  你打開你們房間的門,腳踏在你們共同的房間,一眼便發現在床上安歇的男人。
  空氣裡的精靈非常安靜,你也放輕腳步,手放在唇上讓那些飛舞的小人兒不要因為你的到來而擾亂你愛人寧靜的睡眠。
 
  雨水滴答滴答像是一句句安眠的咒語,你走進這安寧的世界,來到了你眼裡那一副安詳的畫裡。
  褲腳在地上摩搓帶起一些響聲,但卻能是寧靜的,像是曾經聽過的大提琴樂符。晴日潔淨的窗此刻已經被霧水給朦朧,你向外望去,陽光被陰雲遮住,帶來了涼爽,與絕對舒眠的氣氛。
  看著在床上靜悄悄睡去的戀人,你的臉上不禁揚起一抹微笑,溫和柔美的。
 
  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這就是你想陪伴的人。
 
  那個人在床上,不知道夢境裡有了誰的相伴,你自信無論有誰,但卻絕對有你的陪伴。黑色的髮絲躺在柔軟的枕頭上,像是畫布上雋永的一抹墨,如此清晰讓人難以忘懷。安眠的小臉上狗著溫軟的笑,粉色的唇勾著,美好,可愛。
  你輕輕拉開他放在胸上的輕握的拳頭,便在那個誘惑的嘴邊落下一吻。
  「有個好夢。」
 
  在他身旁躺了下來,沒有繁忙得工作任務壓迫,你極其願意與他有個美好的午休。
  摟著他,你像孩子抱緊自己最心愛的娃娃一般擁著他,頭輕輕枕在那人的胸上。
 
  撲通、撲通。
 
  伴隨著愛人的心跳聲,你情不自禁闔上眼簾,逐漸地進入夢裡。
 
  「午安,褚。」
 
  午安。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