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37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冰漾點文]噗浪點文活動系列之二

 蝶的點文——鬥(冰漾)
 
要求:學長幫漾漾特訓的兩人對打XDD(成長後大有進步的漾漾),想看打鬥場面OWO(被麟麟揍)最後請出現不管是不小心還是有意(?!)的學長壓制(ㄉㄠˇ)漾漾
 
 
  鬥
 
 
  「褚,」噙著笑,微微瞇起的狹長獸眼帶著幾分邪佞,銀白色的長髮隨著微風飄揚,額錢哪抹火紅,就這樣燒灼褚冥漾所有的目光。
  男人的手——白玉色在陽光下有些透明,映著男人四周的火光,褚冥漾知道他雙手是多麼厚實、溫熱;修長手指指尖上長期舞著長槍而留下的薄繭,無論是在空氣裡劃過還是在……都是帶著難以言喻的誘惑味道。
  掌心朝上,勾起的手指要他的對手過來,明明是那麼讓人動怒、讓人有種被輕視的舉止──
 
  但褚冥漾知道,只要男人這樣喚他,叫他過來,他都會義無反顧的奔去。
 
 
  「學長。」
  褚冥漾看著在火光裡的男人,墨黑的眼裡閃過無奈,水藍色槍支穩穩的躺在掌心,他卻沒有朝男人指過去,只是輕輕的在地面上射了一槍。
 
  地面立刻泛起的水藍色的光絲,如網子的光絲同步朝男人的方向襲去。
 
  男人揚起的嘴角又上去了些,「不錯,」掌心立刻出現了白霧,在男人的吹襲下,霧狀的冰晶立刻讓所有藍光成為堅硬的雕像,「但還是不夠。」手指觸摸著如畜手狀的藍色結晶,冰炎笑得肆意,「褚,那麼想纏著我?」
  鮮紅的眼看著對面穿著短褲的青年,視線在對方潔白的大腿上來回巡試著……
  「我可以以為你昨天要不夠嗎?」
 
  「你這是性騷擾!!」
  狠狠地對著對面不以為意挑著眉的男人吼道,褚冥漾知道打完這場,接下來的處罰絕對會因為這句話而更加慘烈,而說甚麼他都沒辦法忍耐心裡脹脹微微疼的感覺──明明、那個人明明知道,學長明明知道……
 
  「褚,兵不厭詐。」
  低低笑著的男聲傳進了褚冥漾的耳裡挑逗他的耳膜,褚冥漾發誓他絕對看到對面那個無良的腹黑魔王兔子眼睛裡的戲謔,牙齒狠狠地咬著,像是咬著對方身上的肉。
 
  「嘖,」羞紅著臉怒視著對方──不要問他為什麼敢,早在真正認識對面那個批著精靈冷漠外皮的傢伙底下的本質絕對是萬年發情不變的獸王,不、是色狼以後,他就真正的學會了平等的情人相處的模式。
 
  雖然他仍然震懾於對方的淫威之下。
  可是今天,說甚麼都不能妥協!!
 
  「你說過,如果今天我贏你或是平手,你就要帶我去?」氣急的黑髮青年臉上勾起了有別於平常溫潤的誘惑笑容,「嗯?」站直身子,在自己四面佈下藍色水晶,「不會反悔?」他一向熟悉的掌心雷武器在他手裡化為水滴,柔白的雙手捧著他的幻武,臉上掛著甜美帶著算計的笑容。
 
  你性騷擾我就不要怪我色誘你!!!
  你這變態霸道禽獸魔王兔!!
 
  「……沒錯。」
  冰炎看著笑得一臉甜蜜的戀人,不敢鬆懈任何一分神經。已經畢業的他們早就同居在一起,只差沒個實質上的結婚證書。身為黑袍的他時常需要為任務奔波,自從當夏碎考上黑袍而與他拆夥後,就是眼前的青年與自己搭檔。
 
  他的戀人,他的學弟──
  ……他的褚。
 
  「只要你打敗我,我就帶你去。」
  摻著情意的夕色眼睛格外溫柔,手裡的逆屬性幻武在在空氣中舞了圈槍花,他將武器底在自己的胸前,「讓我看看你成長多少吧,褚。」話語剛落下,在他四周立刻隔起了冰牆,而地上哲燃起了無數的火花朝推方湧去。
 
  「你答應了。」
  褚冥漾的臉上閃過喜悅,攤開捧著著手讓掌心水滴打在地上。
  『滅。』
  水光朝著地面上的四顆水晶時發散出去,朝著竄起的火焰妖嬈的焰花飛去,急速之下,水光逐漸凝成了個獸型,只見帶那狼行的獸佇立,嘴一張,將火花全部吞去。
 
  「狼?不錯……看來你又進步了。」俊美的臉上是滿意的神情,心喜於戀人的成長,手裡的攻勢也帶了幾分認真。
  『以褚冥漾之名,我不會輸。』
  溫軟的聲線,明明已經變聲了,卻不太低沉,只讓人感覺清心悅耳。
 
  墨色著眼睛閃著堅毅,冰炎知道,戀人是篤定要和自己出這份任務了。為了趕上自己、為了能坦然站到自己身邊,他看著他從少年考取白袍、青年考取紫袍的努力……也為了不看自己老是受傷回來而去和醫療班學習一些治療法樹和療傷秘方。
  這麼可愛的人,他怎麼可能放手。
 
 
  笑著看對方凝起一模一樣的長槍抵擋自己的攻勢,冰炎知道褚已經和他的王族兵器有了極佳的默契,就像米納思所言,她會為他心愛的主人做到任何事──至此,沒有人能真正猜到妖師一族的褚冥漾,真正的武器型態!
  儘管青年仍熟悉使用掌心雷,但只要他願意,他的幻武就能為他變換不同型態的武器。
 
  「學長,你不會贏的喔。」笑著在冰炎耳邊話語,手上承受力道其實不輕鬆,但他知道就像男人對他的影響有多大,他對男人的影響……就有多大!
  挑逗地在耳朵吹了口氣,甚至在閃躲對方攻擊的同時不忘貼身於對方身上,盡情的挑逗對方。
 
  「……褚!」
  「嗯?」
  滿意的看著男人沉下眼,寶石般的眼睛成了現下的香醇酒色,褚冥漾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只要──
 
  「呀!!」
  腳下一滑,低頭看去,竟然是一粒透明的……冰塊!
  「學長你、……卑鄙!!」
  看著男人不懷好意地順著自己下意識的拉扯倒在自己的身上,感覺到耳邊沉重的呼吸聲,腦子裡一秒閃過了:完蛋了!!死了!!玩過頭了啦!!
 
  「不會贏──但也不會輸。」
  兩指縫的符咒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將兩人攏罩,頓時,格鬥場上已無一人。
 
  「啊……漾漾──」
  「我想冰炎應該會有所節制………應該。」
  場邊不知誰的話語響起,場內又一片寂靜。
 
  「……我去送點痠痛軟膏給漾漾好了。」
  「給冰炎學長比較快吧?」
  「……也是。」
 
 
* * *
 
 
  俊美的臉龐帶著邪氣的表情,冰炎將黑髮青年壓在自己身下,「嗯?很厲害?」咬了咬戀人的耳垂,換來身下人的顫抖,魔王大人終於露出滿意的微笑。
 
  「任務,你要去──沒問題,」看著愛人立刻抬起頭,臉上滿滿的驚喜樣子,男人眼裡不禁又添了幾分柔情,「只要──」柔情一閃而逝,又成了滿溢的壞心與調情,「你起得來!」
 
  「去你的大色狼!!!!!」
 
 
 
縴的點文──暑(冰漾)
 
要求:漾漾和學長在褚家的暑假!!!!!!!!(欸)然後學長不可以使用能力因為會失衡所以要用地球人方式消暑!!!!!!!(欸你
 
 
  暑
 
 
 
 
  天藍藍、雲白白、太陽光強烈到閃爆地球人脆弱的水晶體眼珠。
  穿著薄Tshirt、短褲子的衰人妖師我在這酷熱的暑假裡躺著沁涼的竹蓆上吹著電風扇吹出的熱風。
  ──去你的冷氣機給我爆了啊混帳,虧你還自稱是倭國原裝進口的日X冷氣!!!!!!!
  超級熱的,這天氣真不是人過的,我不是火星人不適應這種天氣啊,北極熊老兄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好熱好熱喔,不開冷氣真的會活不下去。
 
  喔──噗嗤!
  ……噴血了,那是我吐血的聲音客官你沒聽錯。
 
  「你腦子是熱到融化了嗎?腦殘成這樣是要給誰聽啊。」
  「沒有人說是要給你聽的啊──喔雪特!學長字典是給人查東西的不是拿來殺人的!!」
 
  很好非常很得被學校訓練過後的反應力讓我閃過了學長★的暴力字典攻擊,我說學長,可以請你不要在我家公然殺人好嗎?蓆子沾到血很不容易擦耶!
 
  「我喜歡,你有意見?」
  「沒有,一點意見都沒有。」
  只是老媽如果看到血漬我的耳朵就完了啦。
 
 
  ……好吧,別在白眼了,我知道貌似這些都不是重點。
 
  你們那些哈啊哈啊喘來喘去的女人停止你們瘋狂變態的想像力,學長在我家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喔不!左邊那一位你到底是不是地球人啊,眼睛放綠光!!!你鬼啊你絕對是鬼!!!──不要跟我說那很正常,眼睛放綠光你以為你是遮了綠色玻璃紙的車燈/手電筒嗎!?
 
  反正簡單說我旁邊那個在看書、連一滴汗都沒有流,很悠然自得的看著字典般厚度的詠O年X之精靈文版──劇說內容讓一堆女人讚嘆可歌可泣媲美史書般的華麗但我絕對不會把它放棄一把火燒掉他念頭的OO同人本因為我絕對不想承認那個啾啾小麻雀是我!!──的學長黑袍大人,因為要講的話可以講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不過省略的話一句話就完的笨蛋原因住在我家就是了。
  反正那個笨蛋原因就是……啊學長我閉嘴拜託你高抬貴腳把腳收好放下來我的頭不是你饋咖(台語)的地方啊啊啊啊!!!
  反正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學長太亂來了所以失衡了所以不能用能力要住我家就對了!!
 
  ──我說,停止哈啊哈啊啊你們這群變態女人!!!!
 
  作者去你的我都要沒形象了!!在上面看著我的阿罵會為我哭泣的──
  啊哈?你說沒差反正那個節日要來了她會下來跟我問好?(孟克臉)
  ──不對吧,明明已經那個節日了,今天還說是那個織女會哭哭的七夕情人節,雖然根據某公文表示:織女和牛郎已經住院玩起醫生護士PLAY了,你這作者還唬我!!
  ──阿罵根本沒有來看我!!!
  (這不是重點吧?)
 
  「褚,你耍甚麼白癡跟誰在講話啊!」
  「痛痛痛痛痛我閉腦我閉腦學長拜託你不要再──」巴我了。
 
  「吵死了,」學長好像終於有熱個感覺拉了拉那件看起來不薄但摸起來超薄的衣服──你問我為什麼知道是不是有摸過?拜託衣服是我準備的好不好?
  ……你們那一臉新婚夫妻好閃好閃的表情好礙眼,欸學長我可以拿米納斯爆了她們嗎?
  「……我不知道你在說誰,不過如果你開心的話,就做吧。」
  ──喂喂喂你們幹嘛一臉喔喔喔不愧是帝王架勢的黑袍大人,講起話來就是那種嗯啊寵你寵死你的真的感覺有點甜蜜……見鬼的那個是哪來的!!!(驚恐)
  這裡不是O兒ㄤ爛不要錯棚了混帳!!
 
  「褚,你有點煩躁。」
  ──好啦我承認我大姨媽來了好不好!!!
 
  「漾漾──快下來,你大姨媽來了喔──」
  「靠!!」
 
  作者你給我滾去火星去──
* * *
 
 
  「學長,你要喝嗎?」
  見了那個不知道從哪來認親的大姨媽後,拿了那位笑得一臉曖昧的女人帶來的伴手禮飲料上來,手上冰涼冰涼的感覺……
  嗯~好棒,暑假就是要喝冰涼的東西才過癮啊!!!!
 
  「那是甚麼?」這是終於放下那本我想一把火柴燒掉它的書的學長。
  「冰淇林紅茶。」學長你不要在皺眉了,這樣會變老喔。
  「……你欠巴嗎?」
  我知道現在很熱可是學長你也不要一臉煩躁的樣子難道你大ㄧˊㄇㄚ也來了ㄇㄚ──
  「褚,你竟然知道我很煩躁就不要腦殘!!!!!!!!」
  「我知道了!!!」
  嗚……腰好痛喔,學長你下手不能輕一點嗎?捏那麼大力。
  「再吵你就小心你的屁股。」
  「不要捏那裡啦──雖然肉很多是真的。」
  「不要捏?」學長很犯規的帥氣挑眉了,「那是要我──」那張很大很多時候都很邪惡的碰我的手就這樣往我後面摸了過去!!
  ──「不要捅他拜託!!!小菊花是很脆弱的!!!」
  「……我看你很期待。」
  「並沒有!!」然後學長你不要笑得那麼帥,我會當機啦……
 
  「天氣熱,流點汗以後沖涼會更好。」
  「……我可以不要嗎?」苦著臉,我的臉一定皺起來了啦,「黏黏的很不舒服耶……」
  「嗯,皺起來了。」學長捏了捏我的臉頰,不重,可是有種很親暱的感覺……喵的我臉一定爆紅。
  「真的很紅呢……呵,這樣很可愛啊,褚。」低低的笑聲就像之前音樂會聽到的大提琴一樣,沉穩,但該死的磁性好聽。
  「如果不要腦殘更好。」
  嘖,我就是腦殘可是你就是喜歡我啦怎樣。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
  喔……拜託了,學長你溫柔笑容好犯規,我的腰都軟了啦,別在我耳邊說話……
  「誰管你,你不就喜歡我這調調?」
  ……可惡,我很悲哀地發現我不能否認。
 
  「飲料在不喝的話冰淇淋融掉會很麻煩吧?」學長勾起讓我臉紅心跳百分百的微笑,一邊撕開一邊把裡面的香草冰淇淋用手指沾起一坨白色的香濃稠塊。
  「把它跟你一起吃掉應該是不錯的吃法。」
  尾音上揚媽媽雖然很好聽可是很恐怖耶!!
  拜託不要浪費食物好不好!!!!!!!!
 
  「剛剛你好像提到甚麼護士醫生play?那我想你應該也知道食物play吧?褚。」
 
  ……我,我甚麼都不知道啊。
 
  「一起玩吧,褚。」
 
 
  夏日炎炎。
  正好愛愛。
 
 
  「──禽獸!!!!!!!!!!!!!!」
 
 
 
  end。
 
末的點文──醉(冰漾)
 
要求:請出現萬能學長喝醉的畫面,要惡搞也接受喔
 
 
  醉
 
 
  你想說你醉了,要不然不會看到眼前這幅景象。
  銀色的髮絲在黑似烏鴉羽絨的床單上散開成一片清淺的銀河,額前的一簇火紅在粉色的肌膚上,讓瞳孔中綻放的色彩燒得更旺。
  呼吸聲比平常還要急促了點。
  你可以保證絕對不單薄的胸膛正上下起伏著。
  ……有很多夜晚,你將耳貼近生命的源頭,安靜地聆聽。
  他的手搭在你肩上,形成一個不完美的圓。
  敏銳的感覺到他吐出的氣襲吹到你髮旋上。
  然後,閉上眼睛。
  ──那說不清的夜和月。
 
 
  酒精在空氣裡昇華成一片酒香。
  你和他的呼吸在這樣微醺的氣體裡交會彼此的氣息,而當你恍然從眼晴的震驚裡清醒,你的吐息間已經沾上他的氣味。
  久久不散,就像你待在他懷裡那樣的夜晚之後。
 
  「……褚?
  沙啞的嗓音讓你紅了臉頰,直直地燒到了頸項。
 
  「學長。」
  你開口,以近乎無聲的音調喚道。
 
***
 
  他醉了。
  你心目中強大到任何事物都打不倒的人此刻醉的一蹋糊塗。
  「褚,我想抱抱你。」
  不常笑的嘴角勾起,眼角微微地彎曲,眼神迷濛而溫柔。
  他張開手迎著你。
 
  「過來。」
  聞言,你乖馴地邁開腳步。
  「抱抱。」
  然後他一手將你抓到他懷裡,力道大得讓你以為他只是裝醉而已。
  「褚,」他用臉頰蹭著你的臉頰,像是年幼的孩子抱著心愛的布娃娃,「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你聽到他這麼說。
 
  你又氣又想笑,到底是誰要離開誰呢?
  拉了拉他的臉頰,這是他清醒你不敢做的事。
  「……不會離開你,但你也不要離開。」
  你還記得那個午後。
  他堅決的臉龐和讓你疼痛到喪失呼吸的背影。
 
 
  「不會離開──」
 
  那個冰川,你急欲忘卻的記憶。
 
 
  「嗯,不會。」
 
  他傻傻地對你笑著,呆蠢的樣子不像是你認識的學長,倒像是鬼族貴族記憶裡的那個王子。
  捏著頰肉臉改為輕輕的摩搓,你在他臉上輕輕的落上一個櫻花瓣般柔軟的吻。
 
  無論如何,你只知道你好愛他。
 
  「說好囉。」
  「嗯,說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