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34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三多漾本]《Leur petit prince》01、02

 

 

01A story

 

  一個故事,起源於一個涼爽的午後。

 

  吵雜的商店街,他們看到了那個被冰與炎的殿下教導的孩子,有那一刻感到奇妙,為了那名焰之獸與冰牙精靈混血殿下的神情感到好奇。無奈而不自覺寵溺,在妖精高度審美審視可以評價上俊美臉龐上帶著旁人都能隱約感受的喜悅──很特別吧,那名少年於冰炎的殿下而言──只是一閃而過的想法,並無留下任何深刻的痕跡。

  至少一開始伊多‧葛蘭多是那麼想的。

 

  「雅多,你在看甚麼?」

  身旁小一歲的雷多問著他的半身。

  「那個人…很有趣。」

  一直以來都沒甚麼表情妖精臉上閃過隱約的笑意。

  「咦──雅多,難得你會對一個人有興趣,是怎樣的有趣?」

  「……很特別呢,空有力量卻不會去使用。」

  

  伊多看到他的弟弟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偏紅的褐色眼睛裡的情緒透漏著欲蓋彌彰的味道。他忍不住轉過頭仔細看著那個癱坐在地上一臉欲哭無奈的孩子。

  「呵……」

  「伊多──怎麼連你也這個表情?」

  雷多叫嚷著,聲音有著急切與好奇,軟若無骨地攤在他的同胞兄弟身上,也開始四處張望著,想要看到那個讓他的兩位兄弟都露出這樣奇怪表情的男孩。

  「是他吧──那個可憐兮兮的小鬼!」

  竊笑著,像是被娛樂到一樣,雷多挒開嘴,雙眼瞇起成一雙下弦月灣,鬼靈精怪的樣子讓伊多無奈微笑。

  「大概是新生吧,是說,你也不過大他幾歲。」

  雅多撇了自家兄弟一眼,看著雷多的偷笑的樣子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一點都不想承認那是他的半身。

 

  「好了,事情也辦得差不多,該回去了。」

  伊多看了看時間,拍了拍手吸引兩人的注意,溫聲對著自己的兄弟提醒。另外兩位妖精點了點頭,便雙雙從懷裡掏出傳輸陣,走到空曠一點擲下。

  「走吧。」

  在光芒完全消失之前,忍不住又往那個熱鬧的地方看了一眼。

  

   ………………

 

 

  「天--!你看,雅多、伊多!那真是我有史以來看過最美妙的藝術了,春天的嬌美,草的綠的鮮嫩,花的粉色──我一定要認識他,這世界上怎會有怎麼美麗的頭髮呢?」

  雷多一臉陶醉的讚嘆著,與雅多無異的臉上一臉沉醉,原本冰涼如刀刻的臉上露出這樣癡迷的表情,讓雅多很想一拳揍下去,完全不想承認這是他的半身兄弟。

  「夠了!雷多,誰要看毫無美感的雞冠頭!」眉間皺著,雅多完全不想理會那個叫嚷著審美的半身,轉過頭想眼不見為淨,便看到自家兄長儒雅的臉上一絲凝重。

  「出了甚麼事了,伊多?」忍不住開口喚道,對他或雷多而言,伊多的任何事情便是他們所在乎的──從很久以前開始。

  

  「啊!……沒甚麼重要的事情,不用擔心。」

  伊多抬起頭溫柔的安撫著一臉懷疑的弟弟,對於尚未確定的事情,他不想輕易說出口。

  「倒是雅多,你好像挺在意褚同學的樣子。」

  話語中淡淡的笑意讓雅多的耳根子紅了些許。或許為雙子的其中之一,雷多似乎感受到半身的困窘,便脫離了自己的世界轉而關心起對方。

  「對啊,雅多,你好像之前就很在意他。」

  「…才、才沒有這種事!……甚麼之前?」頓了一下,不自在的轉過頭不去看自家兄長那讓他感受到被揶揄的笑容也不去理會半身探頭探腦的笑臉,只是在對方話語最後又被抓回注意力,才轉過頭遲疑的詢問。

 

  「雅多承認你自己老了──上次我們在左商店街有看到冰與炎的殿下和那個褚、同學,啊啊──念起來好彆扭喔,聽他們是叫他漾漾的樣子,反正我們上次有看到他們就是了,我還記得雅多那個時候就很注意它了,伊多也是。」

  「雷多其實你也很注意他,」伊多笑著說,「改天請他來我們學校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他,雅多你也可以和他聊聊,我記得你跟那位殿下提過。」

  「……因為擁有力量卻“完全”不自知的人實在很少見。」

  「太好了──我很想跟他做朋友呢,當然啦,如果能認識另一位就更美好了。」

  在伊多的眼裡,雅多的認真中帶著彆扭、雷多笑得一臉燦爛,甚至後頭開花──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露出不一樣的表情,這幅景象對他來說實在有趣極了,嘴角不免上揚更高了些。

  「心思不純的傢伙!──跟他做朋友我沒意見,可是彩色毒菇想也別想!!」

 

……………

 

 

  

  「覺得如何呢?」

  送走了西瑞和褚冥漾,在等待雷多辦完事情回來前,伊多與雅多兩人回到了喝午茶的桌子聊了起來。

  伊多端起了茶杯輕喫一口香純的茶,橙紅澄清的茶水散發著淡淡的香氣,安撫著人的神經,凝視著弟弟雅多的溫儒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意,「感覺得出來你和雷多不討厭他。」放下茶杯於瓷盤中,發出清脆的聲響,「當然,我自己也不討厭他。」停頓了一下,又說:「褚同學給人的感覺很溫暖,是個很善良的孩子呢。」

 

  「你想幫助他。」

 

  「先見之鏡既然告訴了我們,那必然有我們該知道的道理,這或許是個警示,而褚同學將會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不過就算不是這樣,如果知道他會發生意外還袖手旁觀……雅多,我不認為也不希望我們是這種人。」溫和的臉龐逐漸嚴肅,柔和的曲線變得深硬,伊多沉重的一句一字的提醒自己的弟弟,他認真地凝視著對方,知道對雙子來說最重要的,與最需要學習且明白的。

 

  「如果你認為他是你朋友,你就該幫助他。」

  注視著雅多的眼神認真而嚴肅,「絕對不要對朋友動手,答應我,雅多。」直到看到雅多艱難的點了點頭,嚴肅的臉龐才變回原本的溫和。

 

  「我相信你和雷多會做到的。」

  

  ……

 

  「先說說你對褚同學的感覺吧。」

  

  「是個很可愛很可愛的人喔!」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雷多重複著形容詞種種的定義他對褚冥漾的感覺。「也很溫柔,不過跟伊多不太一樣,」偏頭想了想,又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一眼,「我挺喜歡他的,雅多你也是吧。」

  「……嘖。」

  「別裝了,你明明很欣賞他,我說兄弟啊,你也太悶騷了吧。」打趣地拍了拍雅多的肩,「漾漾很可愛吧,對了,他告訴我一種咕雞的新吃法喔,好像是原世界的吃法,很有趣。」像是嘴饞一漾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晚點告訴你們怎麼吃,很好吃!」

  「雷多和褚同學處得很好呢。」

  伊多一臉欣慰的笑著,在另外兩人眼裡卻令他們惡寒的表情。

 

 

02、三加一

 

 

  故事的開始,只有三個人。

  ──雙生子與約束者。

 

 

 

  從血海、屍塊中,拼命存活雙生血剎之子——偌大海藍世界中恐懼的陰影。他和他依稀還記得,最初的最初,在溫暖的肉體中等待著降生,等待他們的卻是逐漸冰涼的體溫。伸出手剝開黏濕的肉塊,然後冰涼惡臭的空氣迎接他們——他們睜開雙眼,一片赭色世界,感覺眼球上的刺痛,視網膜上密密麻麻的微血管,滿目通紅。

  脆弱的耳膜如遭雷打般鼓動,他們聽到族人的尖叫聲,刺耳的。他和他牽著手爬了出來,一滴、一滴,是他們雙親的血、是族人的血。

  紅色,赤色——如此艷麗、放肆的色彩——血管裡滾燙流動的、獸性的嘶吼轟隆隆作響,獲得自由的魔性齜牙裂嘴大聲嘲笑。

  他們,他和他,扭曲的笑,瞪大血色的眼曈。

  ……鼻翼微顫,芬芳又惡臭的腥甜味道。

  那是他們對這個世界,最初的感受。

 

       * *

 

  「雅多,」溫潤如水的聲音,「你是雅多,雅多‧葛蘭多。」比最初接觸的血液更溫暖的手掌摸上幼小的妖精的頭頂上,輕輕搓揉柔軟的髮絲。

 

 

  「你是我們的哥哥!我們有哥哥!」

  「你要怎麼證明你是我們的哥哥。」警戒的神色讓雷多也忍不住跟著緊張起來,兩人一起甩開伊多輕輕握著他們的手。

  「我是你們的兄弟。」

  伊多將手放在自己的胸膛,心臟的位置,「血緣是不會騙人的。」他看著雷多和雅多的眼睛裡是滿滿的喜悅的同樣多的悲傷。

 

  ……

 

  「那爲什麼他們要叫我們惡魔!」像是被刺激到一樣,雷多大叫道,「你說你是我們的兄弟,可是今天以前我沒看過你。」

  「爲什麼,請你告訴我們,無論你是不是我們的兄弟。」有禮卻同時帶著濃厚的戒心,雅多輕軟的童音讓伊多非常難過。

 

  「對不起。」

 

  在血浴中爬出的雙子,他的弟弟們,被族裡的人所恐懼、厭惡,但他卻無能為力去改變族人的觀念。

  「我會保護你們。」他發誓,溫柔而堅持的,一如他在長老面前告訴他要和他兄弟生活一樣,「你們絕對不是甚麼惡魔。」退開一些距離,伊多認真的看著他的弟弟們,「讓那些人說他們的,我們可以一起向他們證明。」伸出自己手,彎起小指。

 

  「好嗎?」

  

  「好!我們約定,但是如果你毀約就要吞一百根劍!」

  「你…!」雅多瞪向他的半身,「喂!我還沒有答應。」生氣向對方揮拳。

  「伊多、雅多、雷多,一聽就是兄弟,這樣不是很好嗎?」

  雷多將雅多推到伊多面前,「伊多你不要看他這樣,他其實不討厭你。」他靠在雅多的肩上說,沒有之前警戒的樣子。

 

  「……你會吞一百根劍嗎?」瞪著伊多的臉,雅多問,尖尖的妖精耳朵微微發紅,像是因為竟然跟自己的半身一樣要這種約定而感到羞恥。

  

  ……

   

  「我們一起生活,好嗎?」眼裡有著不容錯判的期盼。

  

  「……好。」

 

 

       * *

 

  「雷多,你笑得一臉噁心做甚麼?」

  「痛!雅多──你……!」

  「噁心。」

  

  哀怨的揉著自己的頭,雷多拿著方才砸向他的書丟回給在冷眼盯著他瞧的雅多「過分過分過分──雅多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縮在沙發上,抱怨著,「哪有人會這樣對自己的兄弟。」

  「我。」

  「你──」雷多氣得跳起來指向一臉悠哉的喝茶熱茶的雅多。

  「好了。」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雷多停了下來轉過頭看,「伊多,你怎麼來了?」連忙湊向前將人拉到椅子上安頓。

  「我沒事,」伊多笑著安撫著手忙腳亂的弟弟們,接過雅多遞給他的茶,輕喫一口,溫柔的看向雷多,「倒是雷多,甚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伊多好奇的問,雖然說雷多總是笑嘻嘻的,但如此樂到傻倒是沒看過。

  「啊……也沒有啦。」被問道的雷多難得表現害羞的樣子,讓一旁的兩人更加的好奇,「只是漾漾約我去美術館,嘿嘿。」

  「漾?」

  「漾漾?」

  像是被甚麼關鍵字打到一樣,另外兩位妖精愣了一下,雙目直直的注視著傻笑得兄弟。

  「約甚麼時候呢?」

  「是你拐人去吧你。」

 

 

  「這樣啊,那我們可以一去吧?」笑得和藹可親,溫柔直衝MAX值的某位水鏡之主問道,「我相信,漾漾應該不為介意多一點人。」睜開因笑而微瞇的眼睛,「對吧,雅多。」看向另一邊站著的弟弟笑著說問。

  「……雷多你去跟漾說一聲,說我和伊多也會打擾。」狀似冷靜的說著,雅多身子微微僵硬,他尷尬的看著一邊坐著盯著他瞧的兄弟,無視雷多一臉哀怨、伊多一臉好笑,「…我先回房了。」轉過身便朝門走了出去。

  「啊!雅多你的書忘了──」

  「囉嗦!」搶過雷多揮舞的手上面的書,便衝了出去。

 

  「……臉紅了呢。」

  「…伊多,你笑得好邪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