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與倫比,無法言喻,我寫在,我的世界。
  • 1537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試閱][三多漾本]《Leur petit prince》02、03






 

02、三加一

 

(因為有人說很像三多……所以我在貼一些些好了:P)

 

  「雷多,」伊多溫柔的喚道,「難得漾漾要請我們去參觀,總要帶一些禮物給人家。」笑得溫柔的看著雷多冒冷汗的樣子,「我記得漾漾喜歡吃甜的,我看你去跟長老要一些他老人珍藏的果釀來送人好了。」站起來,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塵,「不過老人家的收藏沒有很多,怕是會捨不得──……」看著因為這件差事而石化的雷多一眼,「你可要多努力啊,以前送過一瓶給漾漾,他很喜歡呢。」拍了拍雷多的肩膀。

 

 

  「伊多你是惡魔──!」

 

       * *

 

  「太好了,你們都來了。」

 

   溫軟的聲音在看到三位已變裝過的妖精出現時響起,清秀的臉頰上一抹燦爛的笑容,如白瓷般光滑白晰的臉蛋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紅暈,臉上一雙黑曜石般因喜悅而顯得光彩奪目的眼睛讓來者三人都一時間都看花了眼。

 

 

  …………

 

  「咦,我們有哪區沒看嗎?」拿著手上的地圖端詳幾番,雷多將在一邊聊開來的人喚了過來,「漾漾,我們來過這區嗎?」他指著前方展區,似乎是展覽一些現代石雕作品。

 

  「好像沒有耶。」湊過頭,貼近展區介紹的導覽的說明看了一會兒,褚冥漾沒注意到因為他的接近而臉紅的雷多的模樣,只是專心的讀著介紹,「嗚……感覺很不錯?」回過頭看著另外兩位友人,「進去看看如何?」眨了眨雙眼,單純好奇的模樣讓旁者面紅心跳。

 

  …………

 

  「笑得太明顯了。」

  經過伊多身邊,雅多不經意的丟下一句話,讓伊多一愣,旋即又苦笑,但著無奈的寵溺。

  「再明顯他也沒發現不是嗎?」

  「也是,漾就是個粗神經。」

  「他會不高興的。」嘴上雖這樣說道,話語中滿是笑意。

  「這是事實,也是好事」頓了頓,「如果神經沒那麼粗,那位殿下的心意他也早該發現了。」講到最後音調轉弱,「……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幾聲呢喃,彷彿孩子般的抱怨。

 

 

03、《Miracle》──彷若奇蹟的愛情。

 

  ──他以為除了他長兄和半身以外,這個世界上不會在有第三個人被他放在心上。

 

       * *

 

  那是一個乾淨的男孩,或者說,少年。

  比他和雅多小大概三歲,稚嫩的新生。那雙眼睛很乾淨,向純粹的黑夜一樣──有那一刻他是想起出生時睜開眼的瞬間,那時候形容不出的,除了紅色以外他最喜歡的顏色。但或許正因為記憶中總是紅與黑相伴,長大後的他反而顯少讚美黑色,總是讚嘆著彩色,奔放、美麗,鮮艷的顏色,感覺不那樣寂寞。

  看他孩子夜色的髮,頂級黑曜石般的眼睛,純粹沒有一絲雜質的色彩讓他的心臟那一刻揪緊了,嘴角忍不住上揚許多,卻被雅多說笑得很蠢。

  可是他不以為意。

 

  很豐富的表情,褚冥漾、褚冥漾,舌尖上滑轉的音色,很有趣也很特別,他想他是喜歡這個純粹的少年,無論是他身上黑色的色彩或四周清澈的水色氣息。

  雅多和伊多也很注意他。心裡堵堵的,有點悶。

 

  …………

 

  跟著兄弟吵架,他的眼角微微飄遠,看到了站在那位殿下旁邊的男孩一臉無奈的樣子。不過那個人笑著看這大家的表情非常的溫柔,讓他的心跳一時之間失了節奏。

  「雷多,怎麼了?」

  雅多問他,眉間緊皺著,雖然不屑於他口中的完美藝術品,可是剛才失了節奏的心跳讓他注意到了。

 

  「沒事。」

  他笑了,就跟平常一樣,只是臉上有點熱,大概是剛才被紫袍氣得吧,他想。

  伊多在一旁笑,帶著揶揄的意味。雅多瞪了他一眼,只告訴他別說是那顆毒菇頭讓他這樣詭異,不然他會直接送他下地獄去──因為那扭曲的審美觀。

  藝術品就是藝術品!怎麼會是毒菇呢?雅多真沒眼光!他嘟囊著。

 

  在聊天的過程中,他看著少年疑惑著望著他們,他知道他不太了解這些事情,是一個新手。少年的疑問讓伊多微微驚訝,心裡到是奇怪為什麼伊多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表情,不是總是疑惑著嗎?

  然後他注意到對方凝視著黑袍的眼瞳中微微散發著的崇拜的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有股好戰衝動,讓他幾乎按耐不住,換來雅多驚訝的視線。他看著雅多,知道他明白他的,然後在雅多點了頭後便開口。

  「不知道冰炎殿下是否能賞臉,在大賽之前讓我們來個小小的友誼賽?」

  「雷多!」

  「那恭敬不如從命。」

 

  隨即被可以和冰與炎的殿下交手的機會給轉移了注意,心臟劇烈跳動著,向是在期待甚麼。或許接觸血的孩子真的是渴戰的,他和雅多其實都是如此,只是因為伊多而忍耐下來。

 

  他厭惡著被辱罵為惡魔的同時或許也是眷戀著鮮血的。

  

      * *

  

  「就當讓我抱怨一下吧,我和雅多也不會說這些事。」有點害羞的看著少年澄澈的眼睛,「不要告訴他或者伊多喔!」

 

  「我想,最後出生的孩子應該是幸運的。」輕軟的聲音響起,一點點緊張,或許是因為他的出神而有的安慰,卻讓他忍不住微笑。

  「雷多在這裡,能和你們交朋友我很開心。」微微蹙緊的眉頭,很努力想要表達意思的表情,很誠懇,也很讓他動心。

  「謝謝。」

  謝謝你的安慰,謝謝你的溫柔。

  除了伊多之外,第一次有另一個人為他們的降生而感到喜悅。

 

  褚冥漾的笑容很溫暖,褚冥漾的眼睛很清澈,褚冥漾的氣息令人放鬆。

  他看著褚冥漾,喚他:「漾漾。」軟軟甜甜的心情,他總覺得想是吃了糖一樣,甜甜的,帶點微微的酸味。

  漾漾,漾漾很崇拜那位殿下,就算他沒有說出口,可是他感覺的到。漾漾其實挺膽小的,從他告訴他們怎麼入學,又是對這些打破他認知的東西感到新奇,或者恐懼。

  

  雷多發現他的思緒幾乎離不開褚冥漾,這讓他有點害怕。

  但是更開心。

  他想這大概是因為褚冥漾是他第一個真正的朋友吧?

 

      * *

 

  伊多幾乎要死了。

  雷多覺得他快瘋了,伊多,是伊多,他們的哥哥,讓他們感覺到自己存在意義的人。

 

  他很想揍褚冥漾一頓,真的。雷多捏緊拳頭看著那一臉蒼白的少年,聽他和雅多說話,腦子很疼,很想見血──他想殺了那個該死的鬼族,那個殺了伊多的安地爾。

  如果他是冷靜的,他會感到意外──他想揍褚冥漾,卻打從心底不願意傷害了他。

  真是矛盾,明明、明明伊多已經為保護褚冥漾而死。

  雅多很憤怒,他亦然。他想殺了所有阻止他們報仇的人,卻唯獨無法傷了褚冥漾。他不知道為什麼,大腦很疼,眼睛也很疼,他知道他眼睛紅了,那是褚冥漾害怕的樣子。

  他和他們約定過,絕對不對朋友出手。

 

 

  『只要是你的願望,我就會替你達成,你不希望妖精之死,這就是我為你做到的成果。』

  妖嬈的蛇身出現在他們面前,空氣瀰漫著水氣,微涼,他能感覺到這力量之中的警告,因為王族幻武呼應他主人的願望,不要去、不行去。

 

  眼睛很澀,稍微冷靜下來的腦袋開始思索。他知道他和雅多的實力絕對不如那名鬼族,去了必死無疑,這或許是他們隱藏在心底的願望,因為讓他們感覺活著的親人已死去。

  褚冥漾擔心他們,很擔心。

  他怕他們跟他兄長一樣冰涼的躺在地上。

 

 

 

  「那個……雅多,我、我以後,一定不會在甚麼事情也不做。」少年伸出手,雷多可以看到那條手臂在顫抖,他是真的害怕,臉色發白嘴唇發紫。

  他再怕甚麼?怕他們?還是鬼族?

  可是已經沒有危險了啊,伊多已經保護了褚冥漾──他已經沒有危險了。

  雷多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在憤怒還是在擔心。

  「所以,可以相信我嗎?」

  雅多想了一下,或許是因為他的心情。他看向褚冥漾,那雙漂亮乾淨的眼裡有著淚光,突然心不自覺地柔軟了。

  那雙眼睛總是那樣真誠,讓人無法懷疑。

 

  雅多跟漾漾勾手,而他只是在旁邊專注地看著他們,然後等到鳳凰首領來才轉回視線。

  ──漾漾,我相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